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大咖名流 >

【财经分析】债市短期震荡格局难改 弱势行情或存波段交易机会

发布日期:2022-07-14 11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政策的走向,不断引发业界热议。对债市而言,短期内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的“拐点”仍需等待,因此行情趋势性“走熊”的条件并不成熟。业界普遍预期,后续收益率或呈现“上行有顶”的偏弱震荡局面。

  “可以看到,今年GDP增速的目标设定在‘5.5%左右’,位于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的‘5.0%至5.5%’的上限。这一较高目标的确立,表明政府有信心也有决心将2022年国内经济维持在中高速增长水平。”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高级分析师冯琳指出,“也就是说,在经济增速目标超预期的情况下,后续债市很难因财政政策力度不及预期而产生做多情绪。短期来看,机构情绪更有可能因为对稳增长、松地产和宽信用的担忧而受到压制。”

  “2022年一季度以来经济下行的压力并未显著缓解,叠加疫情反复,市场产生了对于增速目标下调的揣测。”德邦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方向宏观利率组组长徐亮并称,“如果初始的目标已经拟定,则坚持实现目标的概率较高,其为经济运行设置了底线。鉴于未来经济的实际表现有较大概率符合或略好于预期,即使1至2月国内经济表现确实不佳,可在稳增长意愿强烈的背景下,债市的资本利得空间也将十分有限。”

  “市场正积极关注稳增长还会有哪些举措,宽信用是否有效果。这决定了只要数据、政策落地表现不是明显低于预期,债市就会出现对应调整压力。”天风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判断,“至于这段时间的政策效果是否能马上反映到实体数据层面,这个逻辑要等到4月15日一季度数据公布后再去交易验证。总的来说,在稳增长、宽财政、宽信用、加杠杆的宏观基调下,我们对后市持保守态度,建议各机构以防御为主。”

  不过,考虑到在消费偏缓、房地产行业暂未回温等因素复合作用下,当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仍未根本性缓解,“宽信用”也需要“宽货币”保驾护航,则基于货币政策仍处宽松窗口期的判断,对于短期债市表现也不必过于悲观。

  “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的‘拐点’到来尚需等待,债市趋势性‘走熊’的条件并不成熟,短期内将呈现‘上行有顶’的偏弱震荡局面。”冯琳称,“我们认为,二季度央行降息、降准的可能性依然存在,可关注后续‘宽货币’预期再度发酵带来的交易机会。”

  “货币政策短期继续维持偏宽松状态的概率较高,至少在经济还未明显回暖之前,货币政策不存在收紧的担忧。”徐亮亦释出了相似的看法,“货币政策的宽松状态表明了利率即使出现上行,幅度也较为有限,10年期国债利率的短期顶部区间可能落于2.9%至3.0%左右。”

  “不可否认,实体经济的加快复苏,离不开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组合发力。”一位机构交易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,“毕竟,想要实现5.5%的经济增速目标有一定困难。就货币政策而言,如何发挥好总量的功能?主要就体现在降准和降息上——降低银行息差,刺激放贷积极性,支持实体融资。继1月份MLF和1年期LPR调低10BP,5年期LPR调低5BP后,如果‘宽信用’不起或者连续性不佳,那么后续央行大概率将继续发挥货币总量的调节功能。2022上半年或许是降息、降准的重要窗口期。”

  “考虑到当前地产开发商面临的再融资和债务压力,叠加行业出清的过程仍然较为缓慢,且地产销售投资的回升时滞可能较长,幅度有待进一步观察。由此,个人对于上半年利率行情仍然较为乐观。”上述交易员直言,“在‘加大稳健的货币政策实施力度’的导向下,短期内仍可关注降准、降息预期上升带来的交易机会。”

  “我们也认为,利率趋势下行的机会更多来自于政策的节奏。”广发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刘郁指出,“根据我们对历史的回顾,无论是2016年还是2019年,‘宽信用’都无法一蹴而就,往往存在三个阶段。2022年1月社融超预期大增,标志着我们进入了宽信用的第一阶段,在政策频出的震荡市中博取资本利得收益难度较高,票息策略相对占优。而在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之后,各机构需要密切关注‘宽信用’政策表态的微妙变化,依次来判断长端利率是否还有一波趋势下行的机会。”

  参照过往行情表现,宽信用的第二阶段,一般会出现经济企稳反弹迹象,彼时宽信用政策掺杂了管理层对金融风险的担忧,伴随总量型政策的阶段回撤,叠加社融出现反复(由增转减),利率会随之下行。2016和2019年4至7月,社融同比走弱,长端利率就曾迎来过接近40BP的下行行情。

  至于宽信用的第三阶段,通常要待到9月以后,随着企业投资需求的增加,以及社融的结构性改善,企业中长期贷款占比提升,长端利率出现“拐点”。